• 國家環保政策越來越緊,水泥企業該何去何從?
2018-10-14 10:13:50   作者:佚名   出處:網絡             ★★★
摘要:2018是水泥企業的豐收年——從去年9月份開始,水泥價格就一路上漲,今年更是攀升到了歷史以來的中高位;2018年又是水泥企業的一個難關年——在“藍天保衛戰”愈加嚴厲的環保重壓之下,一大批水泥企業因為環保壓力而被限產、限期整改、甚至關停淘汰。
  •  自2007年開始,上海就開啟了新一輪產業結構調整,更加注重生態發展,逐步關停高污染企業,從2009年起上海水泥行業開始進行結構調整,那一年,上海浦東水泥廠、上海水泥廠及上海聯合水泥廠三大水泥企業同時開始搬遷;2016年,備受關注的上海萬安水泥廠變身為工業遺址公園。自此,上海水泥行業再無一條熟料生產線,僅剩下兩家粉磨站企業。

    2014年呼市政府以環保不達標為由,要求冀東水泥內蒙公司對玉泉區粉磨站實施遷建,對此,冀東水泥內蒙公司無異議,同時提出請市政府對搬遷提供必要的資金支持。當時政府批示會全力配合,如需協調解決的問題會專題上報,但這之后,政府對具體的遷建方案、過渡期安排及補償問題均未明確表態。直至2015年底,冀東內蒙公司的排污許可證到期后環保辦不予批復,第二年,呼市玉泉區環保局向冀東水泥內蒙公司下發了行政處罰先行告知書,對其作出“責令停業、關閉”、“罰款100萬元”的處罰決定。對此,環保局相關人士表示“處罰是手段、搬遷是目的”。冀東內蒙公司由此陷入了“不搬遷就辦不了年檢、不年檢就不能生產、要搬遷又沒有方案”的困境之中。

    江西省政府于2016年要求:城市建成區內人口密集區及環境脆弱敏感區周邊的水泥等行業中的高排放和高污染項目,應當逐步進行搬遷、改造或者轉型、退出;

    河北省政府在2017年要求相關企業退城時,雖然也曾在政策文件中給出過對于補貼款的指導意見——“針對城市工業企業退城搬遷改造所需資金將主要通過土地置換、資產轉讓等市場化方式籌措,同時,將進一步加大財稅、金融、要素配置等政策支持力度!钡F實中,實際實施起來可能不會這么完美。

    眾所周知,“工業圍城”是使得河北部分城市大氣污染嚴重的主要原因。所以當政府承接起嚴治大氣污染的重壓之后,推動城區內及周邊的工業企業退城,就是最主要也最有效的應對方式了。特別是涉及到環首都圈等特殊環境敏感區,當城市化發展較為成熟、水泥需求大大減少而對空氣質量的要求大大提升時,水泥企業的退城便是大勢所趨。在這方面,另一大城市上海也是典型例子。

    2017年,北京市政府在工作報告中明確要求,“退出處理危險廢物以外的全部水泥產能”。對此,金隅水泥積極配合,于當年4月關停前景水泥,壓減產能90萬噸。實際上,身處北京這座超級大城市的金隅水泥早就敏銳地嗅到了退城潮的氣息了,從2010年后就開始積極調整產業結構,持續加大落后產能淘汰力度,在2012-2013年間先后關停了包括順發水泥、興發水泥等在內的5家企業、外遷一家企業,2014年6月又停產1條加氣混凝土生產線,用不到兩年的時間,關停和搬遷共6家企業的10條生產線,同時,對京內外的水泥回轉窯進行脫硝改造,對工業生產線實現物料密閉化管理,將僅剩的兩家水泥企業——琉璃河水泥廠、北京水泥廠——轉型為科技環保型公司,承擔危險廢物的無害化、資源化處置,致力于做“城市凈化器、政府好幫手”。

    如此積極承擔環保責任、為政府分憂的做法,必然會給企業帶來更通暢的發展渠道。在近日生態環境部印發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中就明確指出,“因地制宜推進工業企業錯峰生產……對行業污染排放績效水平明顯好于同行業其他企業的環保標桿企業,可不予限產。錯峰生產企業涉及協同處置城市垃圾或危險廢物等保民生任務的,應保障基本民生需求。

    退城可不僅僅是北京、上海這些超級大城市周邊的水泥企業才會面臨的問題,隨著城市化發展的快速推進,越來越多的省、市開始將城市周邊水泥企業的搬遷或關停提上了日程:

    南昌市政府于2018年8月要求:對能耗高、排放大的水泥等企業,推動企業整體或部分重污染工序向有資源優勢、環境容量允許的地區轉移或退城進園,實現裝備升級、產品升級、節能環保上水平;對不符合產業政策要求的落后產能和“僵尸企業”,以及環境風險、安全隱患突出而又無法搬遷或轉型的企業,依法實施關停;

    陜西省政府2018年7月要求:陜西省將制定關中地區高耗能、高排放行業企業退出工作方案,率先關停搬遷關中核心區企業,重點壓減水泥(不含粉磨站)等行業企業產能;

    云南省政府2018年9月要求:加快城市建成區重污染企業搬遷改造或關閉退出,重點推動實施昆明、曲靖、紅河、普洱、德宏等5個州、市政府所在地城市建成區及周邊水泥等重污染企業搬遷改造或關閉退出。

    2020年底前完成16個州、市政府所在地城市建成區重污染企業的搬遷改造或關閉退出……

    如此看來,對身處城市建成區或周邊的水泥企業,退城已是大勢所趨。退城,無非就是關;虬徇w這兩種方式。如果是前者,是選擇被兼并重組?還是轉型為其他產業?這是關乎企業生死存亡的重大問題,應該面對現實、認真思考,謀求最有利的戰略。否則,即便暫時沒有收到政府發來的“退城令”,若一味追求當下的暫時利益而不去為企業的未來發展做更為長遠的打算,那么當環保壓力大幅度襲來,被動而手忙腳亂地應付各類環保督查以期能繼續蒙混下去,顯然是不現實的想法,被強制關停往往是最終的結局。

    那么政府補貼將是企業面臨的最現實、也可能是最大的障礙。

    當時代不斷變化,大形勢如同浪潮般洶涌而來,此時,身處其中的企業似乎都顯得分外弱小、無有抵抗能力。那么,在這股已經到來的“退城”潮中,水泥企業到底何去何從?難道只能被動等待、毫無改變的力量嗎?從金隅水泥的發展軌跡中,我們或許能窺見到另一種可能性。

點擊次數:   版權與免責聲明:內容用于傳遞更多互聯網信息,并不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更多相關新聞
  • 沒有相關新聞
浙江20选5中奖号码